新闻热线:86-021-54289818 投稿邮箱 Email:solar18@126.com中国最大风能新闻门户网!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风能网 > 风电技术 >

海外市场路越来越窄 风电小企业生存困难被洗牌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2016/12/09 09:17

  4月12日,上市一年后,华锐风电发布了一份让投资者失望的年报:净利7.76亿元,下滑73%。此前,风电行业的另两家上市公司金风科技天威保变的年报一样“很难看”。在经历了数年的“爆炸式”发展后,风电行业迎来了寒冬。

  政策转向,行业在爆发式增长后入冬,小厂商及跟风投机者逐渐退出

  4月13日,股民老刘以16.14元买入华锐风电(601558),他希望赌一把,“已经跌成这样了,还会差到怎样?”。一年多前,2011年1月13日,国内市场排名第一的风机制造商华锐风电曾以90元发行价创出A股主板市场最高价,成为风电行业最大IPO。

  4月12日,华锐风电发布的2011年报显示,公司净利7.76亿元,下滑73%。上市一年多以来,华锐风电市值蒸发近600亿元。

  不光是华锐风电,金风科技(002202)、天威保变(600550)此前发布的2011年报显示,两家公司净利润分别下滑73.5%、94.32%。

  “风电浪费百亿度”

  政策上的风向变化,让在超车道上超速行驶了4年的风电行业骤然减速,新增装机容量几年来首度负增。

  “由于上不了网,去年光风电就浪费了100亿度电。”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孟宪淦告诉记者。

  孟宪淦认为,配额制是解决“弃风”问题(弃风主要是指由于某些原因不能让风电上网,只能将风机停止发电)的有效途径。“配额制进一步体现了政府对可再生能源的政策调整,即为了平衡地区间发展,避免浪费,提高使用效率。”

  配额制是指按各地电力消费总量来规定可再生能源比例的新能源发展政策。

  华锐风电发布年报后一天,4月13日,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在中国新能源高峰论坛上表示,“十二五”期间,国内要建立和实施可再生能源配额制。

  梁志鹏在这个论坛上透露的另一个信息也引起行业关注:《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管理办法》有望上半年出台,多家业内企业的网站不约而同地转载了该消息。

  这被认为是在风电大规模发展暴露出风电上网难、浪费严重等问题后,政府对可再生能源的政策调整。

  然而配额制不能解决全部问题,尤其是风电上网问题,同时配额制也许不能“如期”出台。近日有报道称,由于各方利益纠葛,《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管理办法》还处在前期调研阶段。

  虽然配额制的消息对于行业来说是利好,但远水难解近渴。

  对于风电业入冬,多家机构在分析报告中提出,国内风电行业竞争加剧、银根紧缩以及国家有关部门加强风电并网管理并调整风电项目审批政策是导致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

  3月5日,温家宝总理在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建立促进新能源利用的机制,加强统筹规划、项目配套、政策引导,扩大国内需求,制止太阳能、风电等产业盲目扩张。”

  此后,国家能源总局发文要求各省(区市)发改委严格执行风电项目核准计划,对于风电弃风超过20%的地区,原则上不得安排新的风电建设项目。此后又紧接着下发了《关于印发“十二五”第二批风电项目核准计划的通知》,第二批风电项目核准为1492万千瓦,较第一批规模降低了近五成。

  据中国风能协会和全球风能理事会的统计,2011年度,中国(不包括台湾地区)新增装机容量虽处全球第一位,但相比2010年度下降了6.85%,自2005年以来首现下降。此前连续4年风电新增装机容量增长率超过100%。

  在经历了快速发展后,风电行业进入“调整期”。

  小企业玩不下去了

  从一个项目几十家企业来投标,到现在的每次投标都是几家“老面孔”,风电行业在入冬后,小企业生存越来越难。

  4月上旬,在一家主流风电厂商做市场的王军峰,一直在贵州为一个风电场的招标而忙碌。尽管这次招标项目规模不到20万千瓦,算是小单,但也有国内近10家主流风机厂商到场。

  “价格战仍然打得很凶,各家的差距越来越小。”王俊峰列举了几家厂商的报价:3610元每千瓦、3860元每千瓦、3680元每千瓦、3660元每千瓦,各厂商报价仅相差10元至50元。这个报价相比去年底约3700元的报价略有下滑。据介绍,在2008年,这个价格曾高达6000元。

  虽然今年才30出头,但王军峰入行已有七八年,经历了风电行业最好的时光和如今的“寒冬”。他告诉记者,与以前不同,尤其是去年以来,参加招标见到的常是老面孔,“大家都很熟,常见面,知道对手长短,报价也都比较靠谱。”不像前些年,动不动一个项目就有几十家厂商来投标,经常有“不在乎能否拿到订单”小厂商报出一个特别不靠谱的低价来搅局,把整个价格都拉得很低。

  回忆起“好时光”,王军峰的感慨和还留在行业内的多数人一样。

  2004年至2009年,中国的新增风电装机量每年都翻倍。那时候各地都流行建设风电“三峡”,但大规模风电场集中在西北地区,电网接入滞后,加上北方地区供暖特性,冬季风电经常要被掐掉留给火力发电。去年风电事故频发,政策出现“转向”。2011年5月,发改委收紧了50万千瓦以下风机项目审批;同期国家电网(微博)下发通知暂停了4个月风电接入核准,并密集出台了多项涉及风机质量和电器设备的风电标准,风电入网标准更加严格。2011年风电新增装机首度下滑,风电市场像被按了急停灯。

  “大环境确实很让人恼火,不过也有好处,很多小企业都玩不下去了。”入行七八年,王俊峰说自己见到倒下的企业至少有四五十家。很多企业原来就是做工程机械的,也有完全不相干的,这些企业都有一个特点:市场好的时候,蠢蠢欲动,花几千万买一个专利许可证,就开始造风机,“但由于买的都不是主流技术,从诞生的那一天就注定了要灭亡。不少企业就只造了一台风机,或者只安装了一台风机就从此销声匿迹了。这些企业的老板不少都是我的朋友,在他门刚进入的时候,我都劝过,但都没人听。”

  “去年一整年只接到了两三个风场的订单。”老柳想换个工作。他现在一家规模较小的风机厂商工作。他告诉记者,去年政策“变向”后公司已很难接到订单,公司近一半的销售都离开了。

  老柳所在的企业并不是个案。例如位于宁波的一家企业,此前曾宣布计划投入2亿元用于风电设备自主化,并在今年底达到300台2兆瓦风机的制造能力,要成为风机制造业的后起之秀。但记者在其公司官方网站上未看到任何风机销售的信息或案例,企业新闻一栏仅有一则关于网站更新的新闻,且更新于2011年2月。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发布的《2011年中国风电装机容量统计》显示,排名前20位的风机厂商占据了国内98.5%的新增装机市场,而排名前4家企业占据了新增市场50%的市场份额。

  创新“大冒险”

  在新的市场环境下,企业“被迫”开创新的租赁商业模式,并直接参与上游建设,自己建风场、卖风场。

  2月,针对“三一电气将退出风电行业”的传言,三一电气在北京召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总经理吴佳梁称,“我想这可能是竞争对手放的烟幕,无论从人力还是物力上考虑,三一都不可能轻言退出。”

  作为工程机械领域的巨头三一重工(微博)的全资子公司,三一电气2008年正式成立并进入风电行业,迄今为止已投入超过30亿元。

  最新数据显示,三一去年在全国风机新增市场中排名第17位,全年装机179.5兆瓦,较2010年增加了73兆瓦,但其市场份额仅占全国新增装机的1%。

  一位行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三一与排名前五的企业差距太大。在他看来,三一退出的传言也并非空穴来风,因为业绩不好,原来100多人销售团队已被裁掉了大半。

中国风能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中国风能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图文推荐